• 您的位置 : 三路網 > 小說資訊 > 墨璃南宮雪是哪部小說_墨璃南宮雪是什么小說

    墨璃南宮雪是哪部小說_墨璃南宮雪是什么小說

    今天小編帶來紫發妖姬小說,這本小說是描寫墨璃,南宮雪之間故事的小說,該小說作者是何韻兒,在一個本該懵懂無知,不諳世事的年紀,一場突如其來的空前浩劫讓她命運逆轉,為了一個不知是真是假的預言,不得不用她小小的身軀去扭轉乾坤,用短暫的人生去賭那希望渺茫的機會。本來她想輸贏不過一條命而已,但是卻遇到了他。他說:“若你顧及的人太多,以至于忽略了自己,那守護你這件事就由我代勞吧。”他說:“若你是神,我便潛心修煉羽化成仙,若你是妖,我甘愿墮化為魔。“一場生命的追逐,一曲清歌的演奏,一幕愛戀的糾纏,她是否能贏?

    紫發妖姬

    推薦指數:9分

    紫發妖姬在線閱讀全文

    第4章真心幾許

    昏黃夕陽下的驚華宮如同沉積在輕紗薄霧之中,有什么比得上朦朧夢幻所帶給的神秘感更加讓人癡迷,大塊暖玉砌成的桃花形桌子讓擺著滿滿的吃食,精致可口,色味俱佳,墨璃握著一雙銀筷卻食不知味,與他相對而坐的清歌卻食指大動欣喜的品嘗著美味佳肴,仿佛沒有看到墨璃欲言又止為難的神情。

    清歌端起青瓷小碗喝了一口珍珠雨露羹,靈動的紫眸瞟了一眼望著她神游太虛的墨璃,垂到腰際的紫發在從玲瓏窗穿過的夏日涼風中飄飄揚揚,如同一汪掀起漣漪的春水讓人無比的神清氣爽。

    “歌兒,在這宮廷內,不要輕易與他人親近。”

    忍了幾個時辰,墨璃還是說出了口,清歌放下手里的青瓷小碗,從身邊侍奉的宮女手里接過冰蠶絲帕擦了擦嘴,一雙疑惑無辜的眼睛瞪著墨璃,如白兔一般讓人憐愛。

    “為什么?”

    墨璃起身背對清歌,顯示著他身份的青色蟒袍被風掀起一角,他有些不忍心看清歌那雙未經世俗清澈干凈的眸色。可她既然深陷泥淖的皇宮之內,這里的爾虞我詐她早晚會明白,早知道一些,以她的聰慧或許能夠躲過一些不必要的傷害。

    “歌兒,我知道你有百毒不侵的體制和無人能抵的絕世武功,但在這深宮內院之內,傷人最深的從來不是明刀明槍,而是背后的冷箭,或許你以后能夠明白在這世上給人帶來欣喜的是人心,給人帶來痛苦的亦是人心。你如今的優勢無疑會激發別有用心之人趨之若鶩的欲望,我不想你被人利用了去,最后被這深宮凌遲的遍體鱗傷。”

    清歌抬起紫色的雙眸,看著墨璃落寞的背影,突然被沖擊而來的悲傷孤寂為之一振,才在這宮中呆了一天,不過見了寥寥數人,墨旭不把人命放眼里的驕揚跋扈,墨然如驚弓之鳥的戒備,還有皇帝舅舅的縝密算計的喜怒無常,再有就是眼前提醒他設防別人的太子,她突然有種深陷沼澤的窒息感。

    “那璃哥哥呢?”

    清歌的聲音亦是甜中帶著一絲純凈的清明,卻如一個巴掌扇在墨璃臉頰上,火辣辣的痛,是呀,他有何嘗不是懷著叵測的心思對她好。

    “我只能說,我盡量不會傷你。”

    墨璃邁著有些沉重的步子離開了驚華宮,清歌看著那寥消的背影久久回不過神來,她紫色的眸子有些暗淡,神情落寞與白天判若兩人。心中默默的在想,“不會傷我,就是會利用吧,娘親為什么人一定要這樣精于算計呢”。

    驚華宮后院內有一汪天然的溫泉,周圍被暖玉圍成一個浴池,緋色輕紗圍繞起來,伴著溫泉的水霧如至仙境一般,躺在里面可以透過輕紗看到滿園的花海,不知是這溫泉自帶,還是被這滿園鮮花持久熏染,看似清澈見底的泉水有一股好聞的香氣圍繞鼻息,令人神清氣爽。

    這香氣清歌分外熟悉,因為這是娘親身上的味道,想來可能是娘親自小便用這溫泉沐浴,久而久之便沾染上了這股別致的馨香。

    “姑娘與長公主真的很是相像?”

    清歌閉目泡在溫泉之中,突然聽到身邊的錦繡說出這么一句,猛然睜開了可與星月爭輝的紫眸,調皮輕笑。

    “錦繡姑姑原來侍奉過我娘親,能不能告訴我,當年娘親與皇帝舅舅為何決裂?”

    錦繡一驚,恐慌的跪了下去,曾經的長公主對宮內的人極好,從來不像別宮的主子任意責罰,今日看到這小主子與長公主相像的五官神韻一時想起長公主的好,才脫口而出,不曾想這小主子盡然問起宮中禁忌,她一個下人哪敢妄言,雖然當今皇上念及長公主的情分,讓他們還在這宮中侍奉,但若她們多嘴說了什么,定將片刻之間身首異處了吧。

    “奴婢~不知”

    本是無心一問,清歌看錦繡姑姑與母親同樣年紀卻被自己一個問題嚇得三魂失了六魄的樣子,有些于心不忍為難她,放緩了語調。

    “起來吧,你不必害怕,我隨便問問罷了。”

    錦繡戰戰兢兢的站了起來,看清歌一副天真愉悅的樣子,確定真不會怪罪他,才安了安心神,這樣漂亮干凈的面孔定然與長公主一般良善吧。

    “姑娘,以后這個問題千萬不要再向他人問起,以免平添是非。”

    清歌將頭靠在玉石上,閉上了紫色的眸子,淡然輕笑。

    “我知道了,以后不問便是。”

    她自然明白錦繡因娘親的緣故是一心為她好,才出言提醒,否則以她在這步步為營的皇宮中磨練出冷漠圓滑的性子自然不會冒著風險去提醒她,這皇宮看似錦衣玉食富貴榮華,可這份奢靡下飼養出來的人,位高者視人命如螻蟻一般輕賤,位低者殫精竭慮如履薄冰的活著,這血流成河凝聚起來的王權也讓人午夜夢回皆是膽戰心驚吧。

    穿過道道宮墻的更聲在繁星下的宮殿久久回蕩,繞梁不絕。墨璃腦海中浮現清歌調皮明快的笑臉,想到她問的那句,“那璃哥哥呢?”有些恍惚彷徨。

    “璃兒,進來吧。”

    威懾四振的聲音刺破御書房朱紅的門框,把墨璃從思緒中強扯出來,他已經在這里站了一個時辰了,父皇才喚他進去。

    墨璃踏入宮殿的時候,墨瀚的貼身總管正托著一個偌大的托盤,讓墨瀚選擇侍寢的宮妃,墨瀚漠然的掃了一眼,隨意的翻了左上角的牌子,總管躬身退下,墨璃偷偷的望了一眼,低眸淺思,父皇今夜又翻了徐貴妃的牌子,近年來如此盛寵與她不知父皇究竟何意,不知是否會讓她榮升自母后去世一直空懸著的皇后之位,他無從揣測。

    “清歌的事情可曾安排妥當?”

    墨瀚一問,墨璃趕忙抽離神游的思緒,恭敬的作答。

    “已經安排妥當,她很喜歡那里,只是驚華宮都是侍奉過姑姑的老人,是否選一些新進的宮人去侍奉清歌。”

    墨瀚鐵青的面孔掛上淡不可見的笑意,眸光深邃漆黑一片,蘊含的情緒讓人摸不著痕跡。

    “明日剛好是新宮人被分配各宮的日子,在此之前,你可以帶著清歌過去,讓她自己選幾個人,記得身家一定要清白,不能讓有心人混進驚華宮”。

    墨瀚的話一出,墨璃驚了一下,自己選宮人,這在宮中是史無前例的榮寵,也是不符合宮廷制度的,以此看來清歌在父皇心中的確不同于他人。

    墨瀚居高臨下將墨璃眸中忽明忽暗的情緒收盡眼底,自然也把他心中所想猜個七七八八。世人眼中只看出太子寬厚大度,而作為君主的他卻早就知道墨璃善良溫和的面孔下隱藏著隱忍的性格,縝密的心思。

    “璃兒,以你的觀察入微的性子,不難看出清歌并非純真懵懂吧。她的不諳世事也不是全然的偽裝,只是小小年紀不平凡的經歷造就了多面的個性,要想讓她成為你最好的盾牌,你必須輔以真心相待,她心思的細膩敏感毫不亞于你,否則熟知宮廷險惡的阿姐,不會放心她一人在此。”

    本來墨璃只是心中對清歌有些許猜測,墨瀚的話起到的作用是確認他的猜測,自古帝王多猜忌,作為有機會登上寶座的人,他的猜忌亦是水到渠成般植入骨髓。

    “父皇,長公主讓清歌進宮,不知是否有其他意圖?”

    墨瀚將目光望向遠處,想到曾經在步步為營的皇宮之內那個如同清晨的陽光一般與世無爭,帶給他溫暖的女子,神色有些淡然。

    “你放心,像你皇姑那般良善的人,縱使她有所圖,不過圖這皇宮片刻平靜罷了。”

    墨璃苦苦一笑,面上浮出一份陰冷,平靜嗎?平靜這詞從來都不屬于這長期處在腥風血雨的宮廷之內吧,就像她的母后亦是良善之人,結局不就是早早的香消玉殞了嗎?縱使父皇遲遲不肯立后又如何,還不是日日寵幸別的女子。

    紫發妖姬

    紫發妖姬

    作者:何韻兒類型:現情狀態:連載中

    在一個本該懵懂無知,不諳世事的年紀,一場突如其來的空前浩劫讓她命運逆轉,為了一個不知是真是假的預言,不得不用她小小的身軀去扭轉乾坤,用短暫的人生去賭那希望渺茫的機會。本來她想輸贏不過一條命而已,但是卻遇到了他。他說:“若你顧及的人太多,以至于忽略了自己,那守護你這件事就由我代勞吧。”他說:“若你是神,我便潛心修煉羽化成仙,若你是妖,我甘愿墮化為魔。“一場生命的追逐,一曲清歌的演奏,一幕愛戀的糾纏,她是否能贏?

    小說詳情
    11选5选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