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 : 三路網 > 小說資訊 > 盧靜瀟司南淵小說_盧靜瀟司南淵小說名字

    盧靜瀟司南淵小說_盧靜瀟司南淵小說名字

    今天小編帶來留情勸君自取小說,這本小說是描寫盧靜瀟,司南淵之間故事的小說,該小說作者是香芋奶茶,盧靜瀟跟了他兩年,最后,他卻在她高燒的時候跟別人訂婚了。盧靜瀟拿著行李就要出走,他卻又死纏爛打各種糾葛。盧靜瀟怒極:“愛不起也就算了,還放不下,司南淵你特么的是不是男人?”某人一臉的無害:“我是不是男人你不知道嗎?”司南淵是青市最著名的商場新貴,出道幾年,強占了青市三分之二的市場,更與本市的龍頭老大楊家獨女定下了婚約,顯赫無二。然而,傳聞,這個男人卻為了一個不知名的女人放棄了聯姻,得罪了楊家,甚至惹來了殺身之禍。他最后悔的事情就是,為什么要兜兜轉轉許久,他才明白什么是最重要的?

    第5章啪啪打臉

    盧靜瀟掙扎了幾次都未果,只能伸手用力地推了推他的胸膛,一臉的不耐煩:“司南淵你到底想怎樣?你沒有覺得自己這樣很low嗎?”

    司南淵臉上依舊是云淡風輕的俊雅模樣,他微微一笑,聲音不緊不慢道:“是嗎?你今晚不是見識了更low的了嗎?我告訴你,你要是不乖,還有更多的極品等著你見識。”

    盧靜瀟被他的厚顏無恥氣得幾乎爆血管,這是什么意思?什么意思?

    明明知道她清高,最注重自己的聲譽,非得讓她掛一個小三的罪名是不是?

    “上車。”盧靜瀟還沒有從自己的憤怒中回過神來,那個該死的臭男人又不冷不熱地來了句。

    冷靜冷靜!盧靜瀟竭力控制住自己心里想踢人的沖動,一派冷漠:“去哪?”

    司南淵給她打開了車門,動作溫柔紳士:“自然是回家。”

    盧靜瀟幾乎要一口老血吐出來,回家?特么的這個臭男人還能更無恥一點嗎?

    不過她也沒有拒絕,畢竟她還是要在青市發展的,弄得太難看對自己的影響也不好。

    所以,她心里再憋屈,也只狠狠地剜了一眼若無其事的某人,便忿忿地爬上了車子的后座,還將靠自己那邊的那扇門摔得震天響,險些將欲要上前替她關門的司默誤傷。

    司默心里也是一千只草泥馬奔騰而過,這盧小姐平時看起來清淡溫婉的,簡直就是優雅女子的楷模,他還是第一次見她發這么大的脾氣

    果然是女人心海底針,不能惹啊!

    司南淵一張冷峻的臉倒是淡靜無瀾,聲音淡淡地吩咐司機開車回別墅。

    “是你自己把東西搬回來?還是我派人去搬?”他正襟危坐,聲音涼涼地發問。

    盧靜瀟也沒有看他,眼神緊緊鎖住車窗外面飛閃的霓虹燈影,冷笑道:“你這是逼我跳車的意思?”

    她脾氣向來不好,跟他在一起也甚少服軟,是個原則性極強的人,吵起架來經常是夾槍帶棒的,可是他們吵架的次數并不多,因為盧靜瀟她特別講道理。

    可這個男人,她現在已經沒有了跟他講道理的欲望了。

    司南淵卻像是被她踩中了尾巴似的,一張臉忽然暗沉了下來。

    他抬起自己的手,輕輕捏著她尖細的下巴,聲音更是像淬了寒冰一樣,一字一頓道:“盧靜瀟,你適可而止。”

    盧靜瀟簡直就是怒上心頭,一把拍掉他熾熱的手掌,對他怒目而視,聲音諷刺:“這句話是不是我對你說好一點?”

    司南淵沉靜的目光難得的閃爍了一下,有些心虛。

    他久久地凝視了這個倔強的女人半響,心里知道不能再刺激她了,盧靜瀟是個典型的吃軟不吃硬的。

    他沉吟了良久,忽然放軟了態度,聲音低低地妥協道:“好,是我不好,你可以搬去宿舍住,但是不能分手,不要再提這兩個字。”

    盧靜瀟本來就不是蠢人,他使了一招以退為進她怎么會看不出來,她現在壓根沒有心思跟他玩心眼,有些乏力地別開了頭,聲音緩慢清晰:“不可能,司南淵,你要報仇還是其他什么的,我管不了,也沒有勸你的理由,只是,我不愿這樣不明不白地跟著你。很抱歉。”

    司南淵大概也是真的火了,扯出一絲冷笑,聲音也是決絕:“是嗎?那我現在就告訴你,不可能。”

    盧靜瀟被他冷漠又理所當然的態度刺傷,整個人緊繃了起來,垂在身側的一雙手緊緊攥成了拳頭。

    司南淵一本正經地坐在身側,衣冠楚楚的樣子,他慢條斯理地補充道:“別說我訂個婚,哪怕我結婚,生子,我要你在,你就一定要在,你知道你走不了的。”

    盧靜瀟簡直是忍無可忍,拳頭幾經松攥,還是克制不住自己的沖動,一個巴掌甩了上去,狠厲地將他清潤如玉的臉蛋打出了五個指引來。

    她顫抖著手掌,無聲地看著他,那樣受傷和不情愿的眼神像針一樣刺傷了某人向來高傲的自尊。

    司南淵不怒反笑,他抬起自己陰沉的眉眼與她對視,一字一句道:“你再打我一次?我告訴你,我不僅會監視,我還會強--暴,囚禁--”

    他話還沒有說完,又是啪的一聲,他另一邊臉又挨了一巴掌,力度更甚。

    司南淵幾乎都能看到前面司默跟司機兩個人驚愕又不可置信的表情了。

    特么的,這讓他的面子往哪擱?

    留情勸君自取

    留情勸君自取

    作者:香芋奶茶類型:現情狀態:連載中

    盧靜瀟跟了他兩年,最后,他卻在她高燒的時候跟別人訂婚了。盧靜瀟拿著行李就要出走,他卻又死纏爛打各種糾葛。盧靜瀟怒極:“愛不起也就算了,還放不下,司南淵你特么的是不是男人?”某人一臉的無害:“我是不是男人你不知道嗎?”司南淵是青市最著名的商場新貴,出道幾年,強占了青市三分之二的市場,更與本市的龍頭老大楊家獨女定下了婚約,顯赫無二。然而,傳聞,這個男人卻為了一個不知名的女人放棄了聯姻,得罪了楊家,甚至惹來了殺身之禍。他最后悔的事情就是,為什么要兜兜轉轉許久,他才明白什么是最重要的?

    小說詳情
    11选5选号技巧